欢迎您的到来!加入收藏   设置首页

新品速递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品速递 >
费俊龙聂海胜返航后接受专访(图)
发布时间:2022-08-05 浏览:

  10月17日,在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神州看神舟》特别节目中,刚刚返航的航天员费俊龙聂海胜接受了央视记者专访,以下为访谈内容:

  咱们的笑声其实意味着有一个更大的惊喜要展现在观众朋友面前,刚才我们看到两位

  航天员身体状况非常好,做完各项体检之后,在下午六点钟刚刚结束我们的记者王志对他们的面对面的采访。接下来要先睹为快,因为时间很短,还来不及编辑,也因为是在航天员的公寓里头,拍摄条件受到限制,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关心的全是内容,来,先睹为快。

  王志:非常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能够在你们返回地面的第一时间再次采访到你们。

  费俊龙:我刚看完电视,飞船系统和火箭系统的同事,他们都给自己打了一百分。我想我和海胜这次配合,应该说从整个发射中间在轨道内的一些运行过程当中的一些工作,包括回来,选择的场地,落地,包括落地后的出舱,也可以这么说吧,海胜,打个分,为了更好的今后还有一个发展,咱们打个95分?

  聂海胜:确切的分我想还是由别人去打,但是从我自己感觉这方面,整个工程这一线上来看,大概非常圆满,非常成功,这是肯定的。我的想法大概是这样。

  王志:不愿意给分。大家印象非常深的,费俊龙在空中的四个空翻,我们知道是扰动实验,所有的观众都想知道这是规定的还是即兴发挥?

  费俊龙:这个不是设计,我们也不知道下面在直播,所以我们是即兴的,也可以这么说。因为当时我们应该已经适应了太空飞行,从自我的感觉上,身体的适应上,我们感觉到可以做一些简单的活动,所以当时我就跟海胜说,我们也应该做一点,录下来,做一种资料,或者是今后给全国人民播放的时候可以看到我们太空生活的一个方面。

  聂海胜:不知道,觉得吃饭好玩,不知道在拍这个东西。跟家人通话想到了,可能会有通话,但是具体在哪个时段或者怎么说,也都没有完全讲好,知道肯定有这件事。

  聂海胜:自己还是很激动的,在自己生日的时候飞上太空,能够在太空当中听到自己女儿和家人对自己的祝福,也是一种激动。

  王志:两个人在空中的时候,绝大部分时间是费俊龙在拿着DV拍,事先有这样的分工吗?

  费俊龙:应该是看到地球很美丽,包括我们两个俯瞰祖国大地的时候,确实很美,山河轮廓很清晰。

  聂海胜:可以看得到,细致的没有,一下子知道是在国内,大概某个地方,具体不太清楚。

  聂海胜:一句话总结我们的感受,应该说感受很多,这个可能还要慢慢体验,再回味。

  费俊龙:应该说这个感受很多,用一句话可能表达不清,还是用更多的语言表达吧。

  王志:海胜,上了天以后大家觉得你平常性格很内向,但是在太空中间觉得你很活跃,是有费俊龙的影响吗?

  聂海胜:当然到这种环境里头是自己梦寐以求的事情,谁都想上去,一个新的环境,自己的工作状态本身对这种事情就很新鲜,很兴奋,有些事情不是自己刻意去做的,是自己一种不自觉的,或者是发自内心的做的一些东西,玩一些什么东西,吃一些什么东西,肯定跟这方面都有关系,到那里边肯定也想表现一下。

  聂海胜:作为军人,我们目前的航天员都是军人出身的,军人的经历应该说是最苦的,特别是这次行动,当时也是冒着雪的,大家来送行,也很感激这种场面。

  费俊龙:好象没有,因为它睡的时间很短暂,可能受前面的干扰,很疲劳,休息起来基本睡眠很充足,没有什么做梦。

  聂海胜:后来睡得好,刚开始比较兴奋,一兴奋肯定睡觉要差一点,前面睡不着,后面要补了,后面睡的越来越香。

  费俊龙:首先是外面的测量人员的设备要按一套程序来,按照我们自己来说,可能说你自己愿意就打开了,舱门就出来了,但是他整个程序有一个大的,每一个接点你干什么,地面,搜救部队也好,着陆场的系统都有一套程序,我们不能挡了他们的程序,我们按照着陆场的程序来执行,所以说这段时间按照规定,到了时间他们会叫我们出舱。

  费俊龙:我们第一个是准备自己的东西,因为着陆的时候,有一些还要操作一些设备,有一些设备需要操作,到了规定时间以后还得操作,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也简单的回忆了一下太空回家的路途,返回过程,我和海胜简单的讨论了一下。

  费俊龙:应该说我们俩身体,当时都感觉很好,整个返回过程当中我们俩都很清醒,包括着陆的瞬间,我们的切伞动作,在配合上应该说是很密切,完成得很好。

  王志:返回舱的降落可以用完美两个字形容,但是这跟切伞有直接的关系,谁动的手?



上一篇:费俊龙夫人金枝玉叶因一个细节爱上他!如今风韵犹存


下一篇:费俊龙:一匹“黑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