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的到来!加入收藏   设置首页

热门排行

当前位置:主页 > 热门排行 >
为扶贫题材报告文学树立标杆——长篇报告文学《石头开花》研讨会
发布时间:2022-08-02 浏览:

  罗长江最新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石头开花》,获湖南省“梦圆二○二○”专题文学创作一等奖。12月15日,由湖南省报告文学学会、湖南文艺出版社、中共张家界市委宣传部、中共武陵源区委区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的《石头开花》研讨会在武陵源举行。与会评论家、作家认为,《石头开花》是一部辨识度极高的优秀精品力作,创造性地发展了报告文学这一文体,为刷新报告文学的面孔、创造性地推进报告文学创作的发展,立下了汗马功劳。

  《石头开花》共七个篇章,以七个以上扶贫脱贫案例加七篇随想,构成了纪实与思辨并驾齐驱的基本架构。省报告文学学会常务副会长纪红建指出,作家针对武陵源以及我国反贫困事业的现状与前景,针对乡村旅游与农文旅融合、多维贫困、教育群众与教育干部、人力资本、扶贫模式、乡村建设与乡村振兴、城乡一体化等话题,进行了探讨与思考。作家站在时代的高度,历史的高度,以巨大的政治热情拥抱现实,既充分肯定成绩、认真总结经验,又不回避问题、敢于正视矛盾,是一部从当下众多同质化写作中成功突围的超拔之作。

  省作协副主席、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湖南日报《湘江周刊》主编龚旭东认为,这些思辨单元与纪实单元旗鼓相当,使整个作品延展为复调式的格局,使对精准扶贫的记录与思考构成了并行不悖的二重奏;罗长江对于武陵源精准扶贫模式的总结及其与乡村振兴战略对接的深入思考,达到了专家级水准,大大拓展和升华了作品的思想容量和深刻性,更打破了报告文学写作的常规套路,提供了一个“报告文学原来还可以这么写”的文本,对于报告文学创作具有很强的启示性。

  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所长、省文学评论学会会长卓今说,“链接与延伸”特别值得一提:罗长江从就扶贫写扶贫的模式跳了出来,以一个社会学家的思考方式,从社会学的角度看待反贫困问题,是对整个反贫困事业所作深度思考的拓展和延伸,他在谱写一个整体性的乡村振兴大合唱,为扶贫题材的写作创立了标杆。

  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湘江文艺》《文艺论坛》执行主编王涘海认为,《石头开花》视野宏阔,写武陵源旅游扶贫脱贫模式的过程中,把乡村发展放在全省全国乃至全世界这个视野加以考量,有很独到的理性思考,颇为出彩。作品由点到面,由个别到一般,探索从扶贫攻坚到乡村振兴的规律和道路,并给出了药方。

  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吉首大学张家界学院院长简德彬觉得,《石头开花》整部书既是一篇优美的散文,也是一篇政论文章。作家对武陵源模式的解读既是历史的、现实的,也是政治的、经济的;既是哲学的、美学的,也是文学的、文化的。可以说,《石头开花》既是一部文学作品,也是一部文论作品,特别值得我们关注。

  光明日报编辑、评论家刘江伟认为,《石头开花》有很高的站位。作家有着很大的一个雄心,既要做描述者,又要做思考者,要从这些庞大的描述中、从反贫困的艰巨性中,提炼精准扶贫精神脱贫的内在逻辑。作家力图通过脱贫故事与反贫困随想的协奏,在尽可能宽阔厚重的历史背景和现实语境下,依托内容上的经纬交织和文体上的融汇渗透,增加作品张力,给常态化报告文学写作注入新的元素。

  龚旭东认为《石头开花》具有很高的文学品质。好的报告文学不仅要有报告,更要有文学。整部作品,语言的诗性和诗意非常强。他把自己放进去了,真正的用心投入,通过感性的力量让作品在文学上飞翔起来,获得了文学的厚度;通过理性的力量让作品在思想上飞翔起来,获得了文学的深度。作为有影响、有创新精神的散文家和散文诗人,罗长江运用散文和散文诗的语言讲述人物命运和故事,作品充满诗意、弹性和张力,汁液饱满,鲜活生动,富有诗意乃至诗性;每章的“反贫困随想”则同样充满着激情与论辩之美。

  卓今强调,强结构是这部作品在形式上的最大的突破。强结构的好处就是骨架非常强大完整,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元素全部加在里面作为肌理,非常丰满,形式感、容纳性特别强。

  《湖南报告文学》主编王杏芬认为,《石头开花》具有很高的文学韵致、艺术品位和文化视野,作品中随处可见的古诗、竹枝词、民谣,与作品所要呈现的精准扶贫这一主题有机结合,折射出作者扎实的文学功底和充分的文学准备,有极强的带入感。青年评论家罗建辉认为,作家文思凝于内,才华溢于外,在抒写脱贫攻坚的同时,与武陵源作心灵对话,散文与散文诗式的语言成了作者情感和文思的发轫物,使得《石头开花》不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报告文学,而是升华了情与景,超越了形与意,获得了极大的自由度和空灵感。

  王涘海充分肯定作家罗长江这些年在艺术上所做的探索与创新,突破与超越。《石头开花》有新闻的手法,散文的笔调,诗歌的风格,还有思辨的纵横捭阖,多种文学手段融入其中,文本具有极大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它是报告文学,坚持了报告文学的新闻性、文学性和政论性;但它又不是传统意义的报告文学,作家赋予报告文学以新质,创造性地发展了报告文学这一文体。

  龚旭东说,扶贫是一个具有很强政治性的题材,《石头开花》别开生面地把精准扶贫放到一个历史文化民族文化十分悠久、地域文化性格极为鲜明的背景和语境中呈现与书写,构成了一种厚重的文化气息,并赋予主人公们以强烈的文化力量和文化精神。这也是作品创新出彩之处。

  武陵源区文联主席朱明先则从两个方面剖析了《石头开花》中无处不在的文化书写。一方面,作家将文化书写如盐入水般融于决战贫困的主旋律之中,赋予浓郁的文化意义和文化内涵;另一方面,作品通过对“反贫困文化”的横向与纵向梳理,给如火如荼的反贫困事业提供了厚实的历史背景和坚实的理性思考。作品的思辨部分梳理出导致贫困的真正根源,如环境恶劣致贫、闭塞落后致贫、贫困文化致贫、人口陷阱致贫和贫困陷阱致贫;梳理出多维贫困下潜在的可能性陷阱,包括村民主体地位边缘化、村民利益缩水化、村民生计单一化、村民生活空间缺失化和村民脱贫快餐化等,进而提炼出最靠谱的精准扶贫是社会政策的帮扶、精神和文化的帮扶、既输血又造血的帮扶、人力资本的帮扶和制度化扶贫,阐述了提高人力资本首推思想观念的变革、劳动技能的提高、道德水准的提高、公民意识的提高。总之,充满理性与知性的“反贫困文化”,已如盐入水般渗透这部作品的肌理与内核。

  省作协党组副书记、专职副主席游和平总结道,《石头开花》作为一部见证脱贫攻坚伟业的力作,如实记录了一个时代,讲述了一场伟业,致敬了一方山水,一个个鲜活动人的故事,一幕幕波澜壮阔、可歌可泣、意味深长的画面,在拥有悠久历史民族文化和鲜明地域文化性格的武陵源地区,凝结成了一股磅礴力量,使千年的石头开了花。



上一篇:从摩托车发动机到航空活塞发动机转型中的宗申动力:新兴业务尚未


下一篇:上海感染超5万、国务院副总理亲赴、此时新冠最可怕后遗症被揭露